<dd id="72iue"></dd>

<dd id="72iue"></dd>

<dd id="72iue"></dd>

<rp id="72iue"></rp>
<th id="72iue"></th>

<tbody id="72iue"></tbody>
<rp id="72iue"></rp>
<th id="72iue"></th><dd id="72iue"><noscript id="72iue"></noscript></dd>
?

產(chǎn)品推薦

德國,究竟哪些地方值得我們去追趕

來(lái)源: 譽(yù)格壓鑄    人氣:1116  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3-02-07 

德國,擁有完全與美國和中國不同的創(chuàng )新意識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精神。傳統工業(yè)系統支配下的德國社會(huì )已經(jīng)達成共識:真正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精神,不應該是IT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界人士強加給社會(huì )普通人士的投機誘餌,而應該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工具化后的全景滲透和數字經(jīng)濟引導。

德國,究竟哪些地方值得我們去追趕

在德國漢諾威CEBIT電子信息展的開(kāi)幕式上,梅克爾總理和馬云一同致辭宣告開(kāi)幕。

2015年,中國是這個(gè)世界最有影響力的信息技術(shù)展會(huì )的伙伴國,高端龐大的政府代表團,600家企業(yè)包括華為、中興、小米、東軟悉數前去參展。以至于德國媒體都不無(wú)醋意的寫(xiě)道,在這個(gè)位置上,去年是大眾,前年是空中巴士,而再前面,是谷歌。

而今年,在最中央的6號展廳,屬于它的主賓叫阿里巴巴。

但是,德國人并沒(méi)有因此放棄自己的自豪感,“工業(yè)4.0將幫助中國提高25%-30%的生產(chǎn)率,2045年中國將擁有和美國,德國,日本一樣的生產(chǎn)能效和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”,一位熟悉中德兩國經(jīng)濟情勢的媒體人士寫(xiě)道,“這是一個(gè)龐大的市場(chǎng):中美兩國的工業(yè)體系量級都在3萬(wàn)億美元量級。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的數字信息化過(guò)程中,中國將和德國一道站在最好的世紀開(kāi)端?!?br/>

2015年,CEBIT展會(huì )的主題口號是:D!conomy。移動(dòng)性,社交化,大數據,云計算等等這些曾經(jīng)新潮時(shí)尚的詞語(yǔ)紛紛往后站,“數字為始,經(jīng)濟為主”,這個(gè)口號的內涵是:不是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要互聯(lián)網(wǎng)標志化,而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必須深入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內部。在中國,它有個(gè)新的名字叫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”。

近期很多來(lái)德國訪(fǎng)問(wèn)的中國企業(yè)都在關(guān)注工業(yè)4.0這個(gè)概念,不管是官員還是企業(yè)高管都非常想明白:工業(yè)4.0到底是一個(gè)什么樣的革命?作為全世界最大的制造業(yè)為主的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國家,德國人終于在自己最弱的市場(chǎng)概念推廣上扳下一城,西門(mén)子和SAP這兩家企業(yè)在這個(gè)領(lǐng)域不遺余力的推廣試驗,試圖在信息科技層面更多的與中國這個(gè)最大的信息產(chǎn)業(yè)市場(chǎng)國合作創(chuàng )新。

但提到德國的IT創(chuàng )新或者知名的德國IT企業(yè),大部分中國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人士一定一無(wú)所知。很難想象雷軍,李彥宏,周鴻祎這些人來(lái)到德國之后,會(huì )找哪些人才可以和他們坐在一起,動(dòng)不動(dòng)上億的用戶(hù)量足以把任何德國的Start-up們都嚇趴下。而且骨子里看重實(shí)體產(chǎn)業(yè)的德國人也未必就看重這些在中國家喻戶(hù)曉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佬們,看日程安排就可知,工業(yè)氣息濃厚的老牌軟件企業(yè)東軟集團的董事長(cháng)劉積仁先生的發(fā)言被排在更顯耀的位置。

德國,擁有完全與美國和中國不同的創(chuàng )新意識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精神。舉個(gè)小例子,筆者畢業(yè)于德國最好的信息工程技術(shù)大學(xué)卡爾斯魯厄大學(xué),周?chē)厴I(yè)的最好的德國IT碩士和博士們,大部分就是去附近50公里的ERP軟件巨頭SAP的總部工作。而德國本土的所謂互聯(lián)網(wǎng)門(mén)戶(hù)企業(yè)Web.de,相當于我們的新浪搜狐這樣的網(wǎng)站,基本上根本無(wú)法吸引高校畢業(yè)的精英人才。

在德國,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,才會(huì )想到去創(chuàng )業(yè)。絕大多數最優(yōu)秀的人,想得都是如何優(yōu)雅舒適的呆在“體制內”。只不過(guò)這個(gè)體制內,指的并非是光宗耀祖的皇糧古制,而是在德國積累多年互相依存的大工業(yè)全景生產(chǎn)與科研系統。

如果我們比較德國與美國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及工業(yè)生態(tài)圈,會(huì )發(fā)現表面上德國的信息產(chǎn)業(yè)雖然沒(méi)有美國那么風(fēng)光無(wú)限創(chuàng )新不斷,但其實(shí)質(zhì)更接地氣更注重于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的結合。所以最實(shí)際的選擇就是,美國IT名校畢業(yè)生去的都是硅谷的谷歌臉書(shū),而德國最好的信息學(xué)精英喜歡去的卻是寶馬奔馳這樣的大公司,參與的是汽車(chē)電子化智能停車(chē)系統這樣的具備充分工業(yè)色彩的項目。

西門(mén)子最近推出一個(gè)集合了大數據和車(chē)聯(lián)網(wǎng)概念的停車(chē)系統,可以非常好的詮釋這種差別。在歐洲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交通流量,是來(lái)自憤怒的司機們在尋找停車(chē)位。于是西門(mén)子開(kāi)發(fā)了雷達停車(chē)位系統,用來(lái)解決這樣的擁堵。今年四月起,西門(mén)子公司將在德國柏林,對40個(gè)停車(chē)位搜索雷達傳感器進(jìn)行測試。這些傳感器被裝置在柏林街頭的路燈上,每一個(gè)探測器能掃描30米范圍的路面狀況。掃描結果數據將通過(guò)智能手機APP傳輸給用戶(hù),通知用戶(hù)哪里有符合他們車(chē)輛尺寸的潛在空位,然后導航儀自動(dòng)將用戶(hù)的目的地到達區域指向附近的這個(gè)空位。

這樣的思路才是真正地大數據和車(chē)聯(lián)網(wǎng)應該帶給我們的生活改變。而這,與勤勞富裕的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精英們的思路迥乎不同。這里人們更關(guān)注的是入口,是轉化率,是流量導入。昨天剛剛獲得2000萬(wàn)美金的e洗車(chē)就是明證,雖然他們也號稱(chēng)是車(chē)聯(lián)網(wǎng)概念,但他們提供的是用戶(hù)利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預約洗車(chē)和上門(mén)服務(wù),然后試圖抓住入口擠入汽車(chē)后服務(wù)市場(chǎng)去賣(mài)輪胎賣(mài)配件。

E洗車(chē)這種創(chuàng )新在德國很難獲得資本青睞,且不說(shuō)這種邏輯是否能被認可為創(chuàng )新,從實(shí)際出發(fā),德國每個(gè)加油站都可提供洗車(chē),城市配備很多大型洗車(chē)站且都是自動(dòng)化洗車(chē)流轉線(xiàn),大多有電話(huà)有網(wǎng)站無(wú)需排隊方便便宜,更重要的是,上門(mén)洗車(chē)這種個(gè)性化的行為太浪費水不利于環(huán)?;厥涨倚实拖?。如果資本把錢(qián)投到這里,表面上看紅火了一堆年輕人的雄心勃勃,實(shí)際上對社會(huì )資源整體造成極大的浪費。

因此,滴滴打車(chē)在德國沒(méi)法紅,因為所有的出租車(chē)公司都有自己的APP和預訂電話(huà),而且車(chē)輛配置合理;非常準拿不到風(fēng)投,因為所有的機場(chǎng)和航空公司都有自己的APP和移動(dòng)網(wǎng)站,而且飛機很少航空管制。余額寶不可能秒殺銀行,因為所有的銀行早有網(wǎng)絡(luò )營(yíng)銷(xiāo)和APP移動(dòng)產(chǎn)品,而且金融監管?chē)烂芤灰曂省?br/>

對比德國我們再看中國,為什么出現這么多風(fēng)生水起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,原因很簡(jiǎn)單: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缺位互聯(lián)網(wǎng),整個(gè)社會(huì )資源配置不合理造成資源緊張和生活習慣扭曲:CEBIT的網(wǎng)站大數據告訴所有德國人,83%的中國年輕人鐘愛(ài)網(wǎng)上聊天,每周要在網(wǎng)上購物8.4次。這對一個(gè)熱愛(ài)自然崇尚自由的國家來(lái)講難以想象:如果天藍藍水清清,不堵車(chē)人不多,商場(chǎng)環(huán)境好可以代管小孩,到哪吃飯都有位置不會(huì )排成長(cháng)龍,購物中心的世界名牌不會(huì )價(jià)格貴出一倍,汽車(chē)的后背箱設計合理能裝下更多貨物,我們不相信中國人就真的愛(ài)躲在家里拼命戳手機。

大環(huán)境的乏善可陳,巨大的市場(chǎng)規模效應,吃喝拉撒的剛性需求,造就了中國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的繁榮。但是這無(wú)形之中也反映出了在后工業(yè)時(shí)代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發(fā)展將要走入的困境:極度缺乏對工業(yè)和社會(huì )進(jìn)行數字改造的誠意和能力。

“所有生產(chǎn)層面的數字化就是工業(yè)4.0,所以生活層面的信息化就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+”,不知道一心一向來(lái)歐洲拓廣市場(chǎng)的馬云,有沒(méi)有這樣的底氣和視野能在德國開(kāi)宗明義的講出這么擲地有聲的話(huà)。也許對于JackyMa來(lái)講,見(jiàn)見(jiàn)萬(wàn)寶龍和香奈兒的總裁,讓他們盡快入駐天貓才更是當務(wù)之急。

也許對馬先生來(lái)講,大數據計算一下每天1億只包裹所消耗的汽油和排放的CO2與人們去商場(chǎng)超市自行購買(mǎi)的差值基礎上衍生的國家GDP生產(chǎn)整體優(yōu)化模型還是一個(gè)太過(guò)復雜的任務(wù),遠不該由一個(g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來(lái)承擔,但集中了一個(gè)國家最優(yōu)秀的數據分析人才的公司,是否可以思考的更長(cháng)遠一點(diǎn):如果正如人們呼吁的那樣,石油化工系統打開(kāi),能源電力市場(chǎng)化,公共交通項目PPP運營(yíng),金融保險投資需要更多的信息支持,我們上哪里去尋找到那些既懂編程算法,又懂工業(yè)生產(chǎn)流程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人才?

即使在德國這樣號稱(chē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與工業(yè)結合的非常好的國家,長(cháng)久以來(lái)也存在這樣的抱怨:不懂醫院看病流程的IT專(zhuān)家設計的云處方病例分享系統就是不給力,不明白交通管制要點(diǎn)的城市信號燈系統很難奏效。IT專(zhuān)家們總是一臉無(wú)辜的看著(zhù)暴跳如雷的客戶(hù)項目經(jīng)理:愛(ài)莫能助,我只是個(gè)碼農。

但是隨著(zhù)工業(yè)4.0這個(gè)概念的推廣,傳統工業(yè)系統支配下的德國社會(huì )已經(jīng)達成共識:真正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精神,不應該是IT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界人士強加給社會(huì )普通人士的投機誘餌,而應該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工具化后的全景滲透和數字經(jīng)濟引導。

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正如英語(yǔ)在歐洲已經(jīng)不算是外語(yǔ)而是商務(wù)語(yǔ)一樣,互聯(lián)網(wǎng)+時(shí)代下的情景實(shí)現只有一條路:不是傳統工業(yè)的人才去學(xué)習四不像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,而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從業(yè)者們,你們必須懂點(diǎn)傳統工業(yè)流程,你們必須主動(dòng)去服務(wù)傳統業(yè)界。很多時(shí)候,虛無(wú)的概念炒作和投資無(wú)法實(shí)用不是傳統企業(yè)不懂互聯(lián)網(wǎng),而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人們已經(jīng)無(wú)法再懂工業(yè)化。

從這個(gè)角度出發(fā),我們無(wú)需刻意拔高德國這個(gè)僅僅相當于云南省大小的國家的危機感,但更需要人們體會(huì )的是,完善的工業(yè)結構使得德國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具備了超越美國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結合基礎,至少在能源領(lǐng)域的確傲視天下——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在德國已經(jīng)端倪必現,而對此,BAT可能還聞所未聞。

所謂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,不管其定義有多么復雜和繁亂,最終試圖營(yíng)造的社會(huì )模型卻幾乎不用爭議:人們的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、家用電器、屋頂光伏、電腦手機等等都變成互相聯(lián)網(wǎng)的一分子,未來(lái)每個(gè)人的能源消耗、碳排放指標和生活需求都能夠被打通變成數字化坐標,未來(lái)生活的每一秒鐘各種需求都能被積聚起來(lái)被導向最有效的生產(chǎn)供給,在這種龐大的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體系下,環(huán)境保護的需求將被獲得最大程度的尊重,而同時(shí)經(jīng)濟效益也成為人們生活行為的巨大驅動(dòng)力和制動(dòng)力。

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極限,就是把千百年來(lái)形成的生產(chǎn)順應需求這樣一個(gè)商業(yè)邏輯,轉換成為整合需求以?xún)?yōu)化生產(chǎn)達到節省資源這樣一個(gè)新的哲學(xué)體系。這一轉變與互聯(lián)網(wǎng)近十年近乎獨立的自由發(fā)展相比,需要更多的工業(yè)耐性和創(chuàng )新勇氣,但同時(shí)這也是人類(lèi)發(fā)展必然可能出現的一種事實(shí):互聯(lián)網(wǎng)發(fā)展,并不能僅僅限于做增量。

也許這是一場(chǎng)數學(xué)和物理的戰爭,為此,理工男們你們準備好了嗎?

無(wú)論如何,歷史將會(huì )證明,2015年不僅作為互聯(lián)網(wǎng)+時(shí)代落地開(kāi)花的初始之年,更可能是人們津津樂(lè )道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精神消散仙去的一年。全球化的世界需要一場(chǎng)更為波瀾壯闊激動(dòng)人心的大戲上演,為此淺顯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思維只能自我埋葬,因為它的墓志銘上只能容下這幾個(gè)字:

我們已無(wú)處不在。

標簽: 無(wú)標簽
?
专二区一卡二卡乱码,99久久精品免费观看国产,又黄又粗暴的120秒免费gif视频